故事会正文

星月宝剑

“孟焦龙”是朱提县人,他的祖上曾是京城的一品大官,后来,因牵涉一桩人命案,被充军到了朱提县。“孟焦龙”的家里,有一件祖传的宝贝,那是一把“星月宝剑”,因剑身刻有星月图案而得名。

相传,这把星月宝剑曾是一个大将军的爱剑。大将军卸甲归家后,常常听到宝剑在深夜里哭泣,有时,还能看到厉鬼冤魂从剑鞘里飘出来。后来,有一位道士告诉大将军:“这把宝剑杀气太重,将军年老体衰,已经镇不住斩于剑下的亡者魂灵,应该将它赠与年轻力壮的有缘人。”

那位年老的大将军听了道士的话,把心爱的星月宝剑赠予了一个年轻的有缘人。那个年轻人就是孟焦龙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。那把星月宝剑代代相传,就传到了孟焦龙的手里。孟焦龙的爷爷曾跟他说过:“这把星月宝剑削铁如泥,既是一把杀敌的好剑,也是一把镇鬼的好剑!”

小时候,孟焦龙曾看见爷爷用星月宝剑把一块青石,一劈两半。当时的孟焦龙也想试试宝剑的厉害,爷爷怕宝剑伤了孟焦龙,也就不让他碰,还说道:“等你长大了,爷爷会把宝剑传给你!”

孟焦龙的父亲死得早,他是跟爷爷一块长大的。去年,爷爷仙逝了,只留下他独自一人,艰难的活在这个世上。有一天,孟焦龙到城里游玩,回家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了。孟焦龙急急忙忙赶路,走到一条小河边,看见一个女子,长发如流云一般美丽,正在河边挑水。孟焦龙心生爱慕,忘了赶路,立住脚步,呆呆的看着女子的一举一动。

那个美丽的女子看见孟焦龙色眯眯的样子,立刻丢下水桶,跑回家里。孟焦龙回过神来,摇头自叹一声:“如此美人,恐怕只应天上有!”说完,继续赶路回家。

天黑了,孟焦龙走进一片树林迷了路。他在树林里转了很久,怎么也找不到出路。就在他绝望的时候,一间屋子的灯光,重新点燃了他的希望。孟焦龙走过去,悄悄巴在窗户前,偷看里面的情况。只见里面有一个袒胸露乳的大汉,正拿着一把刀,剁着一堆白花花的肉。离大汉不远的地方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扔在篮筐里。大汉剁了一阵,抓起一把白花花的肉,放进嘴里,津津有味的嚼着吃起来。

孟焦龙被吓了一跳,暗自庆幸没有鲁莽进去,要不然,定会被屋里的大汉剁成肉酱吃掉。孟焦龙轻手轻脚,一步一个小心,慢慢离开那间小屋。

忽然,小屋的门开了。孟焦龙吓了一跳,撒腿就跑。大汉听到响动,立刻抄起一把砍柴刀,猛追孟焦龙。孟焦龙一边跑,一边大声喊:“来人呀!杀人啦,救命呀……”

大汉越追越紧,孟焦龙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忽然,一面悬崖挡住了去路。孟焦龙转过身,急忙抓起两个石块,说道:“你别过来……要不然……我跟你拼命!”

大汉立住脚步,大声说道:“跑呀,怎么不跑啦?!”说着,举着砍柴刀,慢慢向孟焦龙走去。

孟焦龙非常害怕。就在他认为必死无疑的时候,那个大汉忽然大喊一声,化成一阵青烟,不见了。

一个美女走了过来,拉着孟焦龙的手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孟焦龙战战兢兢,抬头一看,这个救他的女人,竟然是自己在河边遇到的美女。孟焦龙说道:“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!”

美女面无表情,看了孟焦龙一眼,说道:“我送你回家吧!”

路上,孟焦龙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美女说:“我叫‘小娇\\’,是一只狐狸精!”

孟焦龙也不害怕,道:“多谢狐仙的仗义相救!”

小娇说道:“刚才那个追你的大汉是一只野狗精,被我打伤跑了!它还会回来的!”

孟焦龙说道:“有小娇狐仙在身边,什么也不怕!”

小娇说道:“我斗不过那只野狗精!先前,之所以伤得了它,是我偷袭的结果。”

孟焦龙十分惭愧,说道:“连累小娇狐仙了!”

小娇说道:“你之所以迷路,是因为我施了法,迷住了你的大脑!我只是想修理你一下,没成想到,你却撞进了野狗精的窝!”

孟焦龙说道:“狐仙想修理我,那也怪我轻薄狐仙在前。”

终于到了孟焦龙的家,孟焦龙说道:“我诚心诚意邀请狐仙到家里坐坐!”

小娇说道:“就算你赶我走,我也不会走!”

孟焦龙听了小娇的话,十分高兴,道:“有狐仙在,我不怕那野狗精来侵犯!”

小娇说道:“明日就是月圆之夜,野狗精一定回来报仇!”

孟焦龙说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小娇说道:“我知道,你有祖传的星月宝剑,那把宝剑可以杀死野狗精!”

孟焦龙说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,我家里有一把星月宝剑?”

小娇说道:“几百年前,我的父亲为了多积善缘,化作一个道士,到处做好事!当我的父亲遇到星月宝剑的主人——那个大将军的时候,发现他被冤魂厉鬼缠身,我的父亲就让他把星月宝剑赠与有缘的年轻人。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,就是了那个有缘人!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孟焦龙恍然大悟,“用星月宝剑杀那只野狗精,你有把握吗?”

小娇说道:“我是一只狐仙,知道怎么驾驭星月宝剑!你赶快找出来!”

孟焦龙把星月宝剑拿出来,交给小娇。小娇接过星月宝剑,拔出宝剑,只见,宝剑已经锈迹斑斑!孟焦龙见状,说道:“这宝剑已经锈成这样,别说杀野狗精,就算杀一只鸡也成问题!”

小娇拉过孟焦龙,在他的手指伤划开一道口子,鲜红的血流到剑身上,那把星月宝剑立刻焕发出蓝色的光。之后,小娇又把宝剑拿到月光下,让她吸收月亮之精华。直到太阳出来,小娇才把宝剑收入剑鞘。

第二天晚上,小娇和孟焦龙手持星月宝剑,坐在院中,等待野狗精的到来。无云的夜空,忽然飘来一片乌云,把月亮遮住。紧接着,一阵呜呜咽咽的声音响起。忽然,一只野狗从乌云中蹿下来。野狗直击小娇,小娇手中的星月宝剑被打落在一旁。

小娇一怒,两只眼睛发出冰冷的绿光。那只野狗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个大汉。大汉声如巨雷,道:“一个小小的狐狸精也敢跟我作对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!”说着,向小娇扑了过来。

小娇挥手还击,却被大汉咬住脖子。小娇死死掐住大汉的脖子,双方僵持不下。孟焦龙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被吓傻了,呆如木鸡,竟忘了帮忙。

小娇喊了一声:“还不动手!?”

孟焦龙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跑过去,捡起地上的星月宝剑,朝大汉的心脏刺去,再使劲一拉,大汉被锯成两半,化成一只野狗,倒在地上死了。

小娇的脖子被咬了一个洞,血流如注。孟焦龙赶紧找了止血药,可都止不住。小娇身心虚弱,道:“你要想救我,一定要割下自己的肉,嚼碎了,敷在我的伤口处,方可止住血。”

孟焦龙毫不犹豫,举起星月宝剑,在大腿上,割下一块肉,放进嘴里,嚼碎了,敷在小娇的脖子上。说也奇怪,刚敷上去,血就止住了。孟焦龙把小娇抱到床上休息,第二天清晨,精神就基本恢复了。小娇感念孟焦龙割肉救命之恩,就留了下来,做了他的妻子。

十年后,小娇为孟焦龙生下两个儿子。有一天,小娇对孟焦龙说道:“你我缘分的已尽,我走后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!”

过了三天,有一个白发老道士来到孟焦龙的家里,说道:“我来带走我的女儿!”说着,打开一个黄色的口袋,把小娇装进去,系在腰间,带着走了。

相关阅读